標籤:藝術

聽見大地的聲音!日本聲音藝術家《赤松音呂》聲音裝置展

赤松音呂聲音裝置展

(影片來源:  菩薩寺)

Chijikinkutsu / Chozumaki
地磁水琴窟裝置 / 手水缽漩渦裝置

水的波動,
磁針敲擊玻璃的清脆共鳴,
此起彼落,不規則的節奏,
隨著細微纖弱的聲音,
持續在空間迴響。
 
沒有任何一個聲音會有相同的存在,
空氣、溫度、環境的因素,聽者的心境,
都會觸動無數的靈感與無形的覺知。
  
回歸到聆聽聲音的本質,
從喚醒自己開始。 Read More

《名畫介紹與欣賞》週日下午看著時間流逝的上班族

 

五月初日本黃金週時大量日籍旅客擠爆九份後,最近在日本推特流行起”看名畫學台灣”(#名画で学ぶ台湾),不少台日網友也接力創作,引發話題討論。而小編也隨性加入一張創作”愛之森林裡的瑪特蕾娜“,順便介紹名畫及故事。

Read More

看見高雄日常生活 – 澳洲微型建築藝術家Joshua Smith

善於觀察生活周遭環境,並將日常生活化為藝術作品

還記得前陣子台南國華街景登上《BRUTUS》雜誌,進而引起網友正反兩面評論的事情嗎?正當我們還在討論台灣街景美醜的時候,澳洲藝術家Joshua Smith關注的正是台灣這種日常的街景,像是鐵鏽、髒汙、街頭塗鴉或是路邊垃圾等老舊建築,並將它製作成1:20的比例模型。

台灣早期家家戶戶都安裝的鐵窗,經年累月已殘舊不堪,在Joshua Smith眼裡卻是在好不過的素材。透過他的模型可以發現我們所生活街景的細微處,路上可見有些美感不協調的招牌設計,這些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們還可以努力改變的地方。

 

This Friday night in Kaohsiung in Taiwan I will be exhibiting my work for the first time in Taiwan with @arcadeartgallery showing my work alongside such talent as @bambooyang @vhils and many others. The exhibition only runs for a few days in Kaohsiung as part of the Streets of Taiwan festival. For more details Google search When the Sun Goes Down exhibition Arcade Art Gallery. For my artwork I worked with 2 taiwanese writers SAME and DABS1 who kindly allowed me to recreate their work on a miniature scale for my artwork. I’m honoured to be able to collaborate with such well respected writers. In the coming months I will be working with other international writers for a series of new works based on buildings in HK and NYC. Stay tuned for more details. This week follow my Instagram stories for progress on the Nylex silos, dumpsters and also another scavenger hunt I will be doing later in the week. Photo credit: @ben_neale #miniature #scratchbuilt #scalemodel #abandoned #urbex #urbandecay #urbanart #graffiti #taiwan #arcadeartgallery #joshuasmithminiature #architecturalmodel #architecture #facade #dailymini #iknowjoshuasmith

Joshua Smith(@joshua_smith_street_artist)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常常會運用鮮明突兀的顏色來吸引路人眼球的熟悉招牌,雖然這樣的招牌設計在美感上是有些不協調,卻一樣也是台灣在地特有的景色,Joshua Smith 也完美地呈現。

 

Joshua Smith(@joshua_smith_street_artist)分享的貼文 張貼

其它細緻的程度像是鐵鏽感,或是街頭塗鴉,連夜晚燈光的呈現都絲毫不馬虎。再加上台灣街頭最多的機車元素,各種元素加起來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台灣!其作品也曾在倫敦、巴黎、柏林、紐約、悉尼和墨爾本展覽。11/10起於高雄Arcade美術館展出中,名為When the Sun Goes Down街頭藝術展,想看看Joshua Smith真實作品的朋友絕對不能錯過唷!

也可關注Joshua Smith的Instagram,一起來看看Joshua Smith的作品吧~

When the Sun Goes Down 
開幕式:2017 年 11 月 10 日 . 晚上 5 - 9 點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衛武里社區( 捷運衛武營站5號出口)
ARCADE 官網:arcadeartgallery

藝術家Riggie.插畫個展「我,和我」

插畫家 Riggie 的作品中常以流暢的線條與素雅或鮮明的色彩,構成一件件背景單純但流動著空靈氣息或饒富童趣、調皮的可愛小人物。在這次展出,挑選了Riggie作品中的兩系列,一邊是簡約的線條,一邊繁複色彩繽紛,均是出自 Riggie 的手中,借此亦象徵自己和自己創作間對話。 Read More

《Table–桌邊好時光》Cassie Lin 剪紙個展

Cassie Lin 剪紙個展

Table–桌邊好時光|Cassie Lin剪紙個展

展期|2017.10.14(六) ~ 2017.11.26(日)
開幕茶會|2017.10.14(六),14:30 – 15:00
藝術家開課|秋天的果實-立體卡片親子創作課程

2017.10.14.|15:00 ~ 17:30(親子2人一組650元,含材料、飲料、展場導覽)
展覽系列課程|聽。繪本+創作坊,11月推出 Read More

《名畫介紹與欣賞》之葛利斯『靜物』

西班牙畫家葛利斯『靜物』

西班牙 20世紀初立體派畫家胡安葛利斯 (Juan Gris 1887~1927),他的畫作大部份都是以靜物為題材的靜物畫,主要原因是靜物畫充滿了構成的研究與趣味。立體派的畫家例如畢卡索、布拉克等人,也都喜歡以靜物之構成來作畫,而葛利斯在短短的 40年生命中,始終畫著的多是靜物畫。

註 : 畢卡索、布拉克、葛利斯三人,被稱為法國立體派主義運動的三巨頭。

葛利斯出生於西班牙馬德里,由馬德里工業藝術學院畢業後,1905年到了巴黎,在蒙馬特區結識了同樣來自西班牙的前輩畢卡索,因而參加了立體派繪畫運動。1912年第一次參加了法國獨立沙龍畫展,同年秋天參加了另一項地域性畫展,獲得了廣大的好評與回響。從那以後,一直到他去逝為止,他與同為立體派的畫家們互切互磋,時刻都在作畫。做為一位立體派畫家的葛利斯,他與畢卡索、布拉克等人,共同留給了後代世人許多典雅莊重、並富有西班牙民族獨特風格的畫作。

油畫 1912年作 54×44 公分

今天介紹的這幅靜物畫是葛利斯 1912年的一次畫展中的作品。我們仔細看一下,會發現方形餐桌上,立著兩個瓶子,一個杯子,及一個放著刀子的餐盤。葛利斯這樣畫的目的,並非只是要大家像尋寶似地去找出畫中的各各物體的『形狀再現』而已,而是想藉著這樣的畫法,讓大家欣賞他們在畫裡精心『織造』出來整幅畫的氣氛與物體造型的美麗。

兩個像塔一樣立著的瓶子,與斟滿酒的杯子的杯口,同樣都有像橢圓形的圈圈,而這些橢圓圈圈的陰影部份則各形成一銳角三角形,每一三角形向下的部份則是一個無比尖銳的銳角。請注意,這些三角形都呈現著從左向右,從上向下方向的連續運動狀態,而畫面下方像漩渦狀曲線的餐盤,則又像承受這些銳角三角形的『刺入與壓下』的樣子。如此我們就不難知道,畫家原來是要表現陽光流入了室內,照射在桌面的一幅餐桌上的景象。整幅畫的淡黃、黑色、褐綠色調,再加上物體的幾何造型,我們不覺得有著一種美麗又神秘的氣氛嗎?

葛利斯的繪畫,因著時代的轉換,評價也有所不同,由於他也喜歡讀哲學與數學的關係,所以他在自己畫作內容上,要求非常嚴格。雖說立體派,畫作中却有抽象的傾向,我們可以說,葛利斯是想借用具象畫的內容,來表現抽象觀念的東西。

“本站分享之<名畫介紹與賞析>系列,由宋安樂先生提供,透過藝術欣賞來豐富美學感受”

名畫介紹與賞析專欄作家:宋安樂先生

外省弟二代,擅長說帶有一點點顏色的笑話,父親是陜西人所以遺傳了陜西人不夠勤奮容易妥協的個性,眷村出身,所以眷村的好壞特質有時會不經意地流出來,再2年就要從職場退休了,退休後只打算幹三件事:讀書、散步、旅遊。

 
 

《Jhaun Shen:英倫序曲》於同生英文書藝首展

嗨翻了 No.1

漢字的每個部首、每個文字都表示一種符號,存在著某個指向的意義;即使不在文句篇章中,獨立的文字本身也具有意義。相較於漢字,歐洲的拼音文字中,每個字母僅有著「聲音」、「發聲」的引導,不具個別的意義,從符號學的角度觀之,如此的拼音文字應不能稱得上是完整的符號。 Read More

《名畫介紹與欣賞》之杜菲的『法國小鎮風景』

 

法國畫家杜菲的『法國小鎮風景』

法國美術史上有兩位名叫『杜菲』的知名畫家,一位叫『勞爾杜菲』(Raoul Dufy 1877~1953) 一位叫『尚杜菲』(Jean Dufy 1888~1964),兩位是親兄弟,兄弟二人都在76歲那年去逝,今天介紹的是哥哥勞爾杜菲的一幅風景畫。

油畫 (畫作尺寸待查)

這幅『法國小鎮風景畫』(可能是法國南部尼斯海岸的一個小鎮) 畫於1938年,是二次大戰發生前的作品,這個階段作為以色彩取勝野獸派繪畫一員的畫家杜菲,他又加高了他畫的彩度。這個時候他作畫喜歡用透明顏料,可以很輕易地看到畫布底的質地。畫中的法國小鎮風景無奇,但是透過繪畫的美化,它就顯得不平凡了。

一開始看這幅畫時,由於天空與地面給予了我們空間感,我們的目光就不會被畫裡的建築物局限住。鮮明的天空藍與畫面下三分之一處的地面紅,將畫面一分為二,畫家在大筆塗刷天與地的同時,其中筆觸有所變化,畫的空間感、立體感也因此產生出來了。

“橫三縱三”構圖使畫面產生平穩的安定感

從構圖方面來看這幅畫,首先,地面、房子、天空大概地把畫面橫分成三等份。另外,以從像白色紀念碑為界的左側,紅色房子加上其旁像音樂廳的右側,以及二者中間的部份,剛好將畫面縱割成三等份,如此『橫三縱三』就讓畫有了平穩的安定感。

椰子樹與小橋欄杆間的視覺平衡

再來看畫裡兩棵顯眼的椰子樹的空間處理,左手的樹幹是兩條平行線直上天空,予人以穩定感,右手的椰子樹其雖是向右傾斜,狀似不穩定,但畫家又將其下方石階欄杆的線條向左上方斜上去,再加上椰子樹下方小橋欄杆的橫線條,好似把這棵歪倒的椰子樹”撐”住了,於是又給了我們視覺上平衡感與安定感。

再把視線移到畫面中央的黃色小房子看一下,不難發現它正好把藍色的天空與紅色的地面,很”效果性”地顯現出來,而白色紀念碑與紅色建築物則讓畫面有左右對稱的感覺。

畫的右手邊紅色房子與其旁的音樂廳,兩棟建築物有一半的部份,我們發現畫家在刷天空顏色的時候,竟直接地刷到在建築物上了,其實畫家是想刷出空間的同時也因此畫出了物體的明暗 (明暗是另一項空間的表現),同時不會因建築物的紅而減弱了天空的藍 (如果房子全紅的話,天空就弱了)。畫家因為顏色”量”的考慮,而不得不將房子的一半塗藍,我們是不是覺得這幅畫因此更有『品質』了呢?

當時立體派以白黑色線條來表現明暗

至於這幅畫的線條,在現代繪畫運動方興未艾的20世紀初期,這幅畫的線條則更顯自由,杜菲運用粗細不同的線,十足表現了畫中物體的立體感,我們以右邊紅色房子為例,其屋頂左右邊分別以白色、黑色線條畫出,這就是當時立體派線條與色彩構成,表現明暗的一種手法。

接著談談這幅畫顏色,畫面左邊的白色紀念碑、藍色天空與像住宅的紅色建築物,三種顏色構成了平衡,也讓畫面感覺『緊湊』而不鬆散,右邊音樂廳屋頂神來之筆的綠,則與旁邊屋頂的紅相對應,加深了畫的美麗。

 

這幅畫整體來看,可說單純中有細緻,我們以畫左側建築物的窗戶、柵欄的”形”來說,可說是畫得『詳細又真實』,左邊的椰子樹感覺上像一筆畫出的,但是樹幹的顏色却有多層的變化,讓樹有了『量』感。

 

綜上所述,這幅畫感覺上是『即興式』作畫的同時,又不忽略真實對象的細緻觀察,畫面雖然單純,構成却極豐富,是一幅完全不做作,令人激賞的作品!

 

“本站分享之<名畫介紹與賞析>系列,由宋安樂先生提供,透過藝術欣賞來豐富美學感受”

名畫介紹與賞析專欄作家:宋安樂先生

外省弟二代,擅長說帶有一點點顏色的笑話,父親是陜西人所以遺傳了陜西人不夠勤奮容易妥協的個性,眷村出身,所以眷村的好壞特質有時會不經意地流出來,再2年就要從職場退休了,退休後只打算幹三件事:讀書、散步、旅遊。

《名畫介紹與欣賞》之康丁斯基的構圖四號

 

康丁斯基的構圖四號-新紀元到來的象徵

 

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1866-1944)
俄羅斯畫家,抽象畫的拓始者
構圖四號-新紀元到來的象徵
油彩、畫布、160×250 公分
德國威斯特法倫州立美術館藏

康丁斯基的繪畫生涯中,以『構圖』為名的畫作共有十件,這些作品均經過康丁斯基無數次的試畫、修改才完成的,從畫作中,我們不難體會出,畫家極力想表現畫裡更深一層的意義。『構圖系列』的幾張『大作』(畫的尺寸很大) 都是康丁斯基在慕尼黑停留,所謂『藍騎士』時期 (1908~14) 的作品,『構圖四號』(Composition IV) 是1911年的作品之一,畫作的副標題為『戰鬥』。

畫中三人身穿白袍手執長槍及長劍

從畫面上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中間聳立著一座藍色的山峰,山下有三位身穿白袍、頭戴紅帽的人,畫面中央兩條粗黑線條,係其中二人手中拿著的長槍,另一人手中則佇著一柄長劍,這二支長槍把畫面明顯地分成了左右兩部份。

畫面左部分

畫面左邊部份有一些狀似堡壘的岩石群,與藍色山峰相對峙,岩石群的左上方有兩匹抽象的白馬,右側白馬背上的騎士站立著,手裡也握著一把長劍,山與岩石群的中間呈現出一道彩虹,彩虹的下方是一輪略帶黑暈的太陽,與上方呈橢圓狀帶有血色的月亮遙遙相望。

 

畫面右邊部份與左邊對照之下則顯得十分平靜。右邊前方斜躺著的一對男女代表亞當與夏娃,畫家以委婉的身體曲線象徵人性的柔美,背景的稜線則有相呼應的效果,簡單的綠色與紫色勾勒出的是『生命之樹』的形象。

康丁斯基在創作這幅作品的時候,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導火線-所謂的『第二次摩洛哥事件』發生之前,當時人們的焦慮不安與危機感正與日俱增,對於像康丁斯基這樣一位宗教色彩濃厚且熱愛祖國的畫家,我們不難發現具有一種『光明將從東方升起』的俄羅斯使命感。

 

再來看看這幅畫,藍色山峰上方黑色線條構成的一座城塞,代表東方教會,左邊的堡壘則代表羅馬教會,二位騎士之間的戰鬥則象徵東西教會不斷的紛爭與糾葛,而山岩中間的彩虹則暗示著和解的時候到了。從畫面上判斷,主導權應屬東方,畫面中央是三位守護東方教會的天使,右邊祥和的畫面則象徵『新紀元的到來』。

從色彩的角度來看,畫家以明亮的藍、紅、黃做為基本色調,並且巧妙地溶入畫面各個角落,表現出強烈而有秩序的律動。1911年康丁斯基擔任慕尼黑新美術家協會主席一職時,以『構圖五號』參加該協會畫展,竟遭到落選之命運,受到刺激的康丁斯基遂與馬可 (August Macke) 等人組成『藍騎士』的繪畫團體,從此康丁斯基的畫急速傾向於抽象,這幅畫不但充分展現出康丁斯基『對立與矛盾的現代和諧』的繪畫理念,更是一幅代表20世紀畫風的偉大作品。

“本站分享之<名畫介紹與賞析>系列,由宋安樂先生提供,透過藝術欣賞來豐富美學感受”

名畫介紹與賞析專欄作家:宋安樂先生

外省弟二代,擅長說帶有一點點顏色的笑話,父親是陜西人所以遺傳了陜西人不夠勤奮容易妥協的個性,眷村出身,所以眷村的好壞特質有時會不經意地流出來,再2年就要從職場退休了,退休後只打算幹三件事:讀書、散步、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