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紀錄片

《廖家無死人》生者廖,死者張 – 廖家神祕習俗紀錄片

 

生者廖,死者張

位於新北市新店安坑內五庄有許多姓廖的家族,導演是土生土長的安坑廖家後代,從小觀察到家中神主牌位和親人死後的墓碑上,都是姓「張」而不是姓「廖」,詢問長輩後才知道廖姓有分成單廖和雙廖,而導演家族是雙廖姓,在內心使命感的驅使下,生活開始有了一些改變,每當遇到第一次見面姓廖的人,都會興奮地問他說:「你是單廖還是雙廖?你死了之後姓張嗎?」,最終導演開始探索關於生廖死張的故事,也展開一連串的溯源記錄和找尋廖家獨有的傳說與習俗。

Read More

永不放棄生命的鬥士,傑森貝克JASON BECKER

傑森貝克 JASON BECKER

Jason Becker 傑森貝克,美國一位新古典速彈樂派的吉他天才,16歲時和好友Marty Friedman共組了雙主音樂團Cacophony,後樂團解散開始個人創作,卻很不幸隨後在他加入David Lee Roth樂團沒多久後就被診斷出罹患漸凍症(ALS),使他開始全身肌肉慢慢萎縮,醫生也認為他無法繼續從事熱愛的音樂工作,並且活不過二十五歲。但即使無法言語,肢體無法行動,Jason Becker 仍靠著眼球移動來操縱游標,持續創作,從未放棄過他熱愛的搖滾音樂。 Read More

法籍紀錄片導演尚若白,跨出夢想首部劇情片《我的西門小故事》

尚若白我的西門小故事

九月,ㄧ天早晨,在台北西門町一家咖啡館巧遇了法籍導演尚若白,在嘻笑閒聊虛擬實境在電影上的可能性時,了解到尚若白導演為台灣的生活文化、歌仔戲、原住民文化等等做了不少部紀錄片,並將它們帶回了法國放映分享。而《我的西門小故事》則是導演以自導自演的方式來描述他自己對於拍片的經歷和想法,在台灣對於拍一部電影始終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更遑論非商業電影。在生活中,夢想和現實間也總是有著不少衝突和掙扎,就看誰能努力撐到這最後一個關卡。 Read More

從《老鷹想飛》到《老鷹紅豆》友善土地的種植

老鷹想飛

我將成為土地國的一分子,我將永不停止的尊重土地國中的其他分子。

如同沈振中老師的誓言,離開教職工作將20年來的日子全心投入在守護黑鳶(老鷹)上。在過多時候我們往往忽略了同生處在這塊土地上的其他生物,而種植作物上也長期使用過多農藥,不只對土地、對我們身體造成傷害,甚至間接毒害了黑鳶(老鷹)。

五十年前,在台灣的農田中四處可見黑鳶(老鷹)的蹤影,但後來卻逐漸減少消失。從1992年開始,沈振中老師便立誓要用20年的日子來守護黑鳶,從初期認為可能是土地開發影響了黑鳶的棲息地才致使黑鳶數量快速減少,但最後從屏東萬丹田地數百隻野鳥遭毒害事件中終於逐漸發現「農田使用農藥和老鼠藥」是致使黑鳶(老鷹)逐漸減少的原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