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文化

看見高雄日常生活 – 澳洲微型建築藝術家Joshua Smith

善於觀察生活周遭環境,並將日常生活化為藝術作品

還記得前陣子台南國華街景登上《BRUTUS》雜誌,進而引起網友正反兩面評論的事情嗎?正當我們還在討論台灣街景美醜的時候,澳洲藝術家Joshua Smith關注的正是台灣這種日常的街景,像是鐵鏽、髒汙、街頭塗鴉或是路邊垃圾等老舊建築,並將它製作成1:20的比例模型。

台灣早期家家戶戶都安裝的鐵窗,經年累月已殘舊不堪,在Joshua Smith眼裡卻是在好不過的素材。透過他的模型可以發現我們所生活街景的細微處,路上可見有些美感不協調的招牌設計,這些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們還可以努力改變的地方。

 

This Friday night in Kaohsiung in Taiwan I will be exhibiting my work for the first time in Taiwan with @arcadeartgallery showing my work alongside such talent as @bambooyang @vhils and many others. The exhibition only runs for a few days in Kaohsiung as part of the Streets of Taiwan festival. For more details Google search When the Sun Goes Down exhibition Arcade Art Gallery. For my artwork I worked with 2 taiwanese writers SAME and DABS1 who kindly allowed me to recreate their work on a miniature scale for my artwork. I’m honoured to be able to collaborate with such well respected writers. In the coming months I will be working with other international writers for a series of new works based on buildings in HK and NYC. Stay tuned for more details. This week follow my Instagram stories for progress on the Nylex silos, dumpsters and also another scavenger hunt I will be doing later in the week. Photo credit: @ben_neale #miniature #scratchbuilt #scalemodel #abandoned #urbex #urbandecay #urbanart #graffiti #taiwan #arcadeartgallery #joshuasmithminiature #architecturalmodel #architecture #facade #dailymini #iknowjoshuasmith

Joshua Smith(@joshua_smith_street_artist)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常常會運用鮮明突兀的顏色來吸引路人眼球的熟悉招牌,雖然這樣的招牌設計在美感上是有些不協調,卻一樣也是台灣在地特有的景色,Joshua Smith 也完美地呈現。

 

Joshua Smith(@joshua_smith_street_artist)分享的貼文 張貼

其它細緻的程度像是鐵鏽感,或是街頭塗鴉,連夜晚燈光的呈現都絲毫不馬虎。再加上台灣街頭最多的機車元素,各種元素加起來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台灣!其作品也曾在倫敦、巴黎、柏林、紐約、悉尼和墨爾本展覽。11/10起於高雄Arcade美術館展出中,名為When the Sun Goes Down街頭藝術展,想看看Joshua Smith真實作品的朋友絕對不能錯過唷!

也可關注Joshua Smith的Instagram,一起來看看Joshua Smith的作品吧~

When the Sun Goes Down 
開幕式:2017 年 11 月 10 日 . 晚上 5 - 9 點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衛武里社區( 捷運衛武營站5號出口)
ARCADE 官網:arcadeartgallery

【達人故事】新世代的獨立設計師:「勿忘初心!」

還記得二十四歲那時的您正在做什麼?我們都認為這時的自己還涉世未深,但是這次的訪談主角—趙明,在這個年紀已經是獨立潮牌FOOT INDUSTRY足下工業的老闆。年紀輕輕的他,是如何創造屬於自己的潮流品牌?讓我們來到東京總部的辦公室,一窺獨立設計師的品牌故事吧! Read More

《Table–桌邊好時光》Cassie Lin 剪紙個展

Cassie Lin 剪紙個展

Table–桌邊好時光|Cassie Lin剪紙個展

展期|2017.10.14(六) ~ 2017.11.26(日)
開幕茶會|2017.10.14(六),14:30 – 15:00
藝術家開課|秋天的果實-立體卡片親子創作課程

2017.10.14.|15:00 ~ 17:30(親子2人一組650元,含材料、飲料、展場導覽)
展覽系列課程|聽。繪本+創作坊,11月推出 Read More

喔不!我們是完美的人類啊!

在第五次大滅絕以後,至今人類堪稱地球霸主;我們聰明,感性理性兼具、並且創造文化、擁有文明世界,我們可是完美的人類呢! 不過在一些觀察派的藝術家眼裡,事情可能沒有這麼單純。

來自美國加州的Beth Cavener,由於父親是分子生物學家,母親是藝術老師,Cavener從小就對藝術與科學有著高度的敏銳,原本從事物理與天文研究的她,在大學期間轉工美術科系,並獲得了雕塑學士的學位。爾後受到超現實主義藝術的洗禮,在俄亥俄州待了四年,來確認自己的創作風格。

 Cavener非常善於使用動物的身體,過渡到人物形象的情感表達,並用其獨特的姿勢模擬出人類隱藏的另一面;對於Cavener來說,即便人們歷經了200萬年的發展,在本質中仍然帶著一些獸性,常常在我們不經意的時候偷偷的出賣了我們「一表人才」的外觀。而Cavener最熱衷的就是偷偷觀察整個人類行為,挖掘一些我們平常覺得尷尬、或是不悅的心理因素,來探究這個獸性與人性的邊緣;因此一系列看起來性格鮮明的生物就這樣誕生了! 

@ Studio 740

 

如同許多創意者都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基地,Cavener與另一位仿真的擬人生物作者Alessandro Gallo共同成立了Studio 740,整個工作室的風格充滿了幻想與奇異,讓我們從這些細膩的觀察讓我們從生物行為中看到了自己。不同於Cavener的超現實隱喻,Alessandro Gallo的作品更直接的表述市井小民的生活;當大家全部擠在同一個電梯中,冷漠的面對同一個空間的彼此以及即將到來的工作環境,來表達人們在生活中感到無趣、孤獨的異化狀態。

 

 

在創作的過程中,Gallo利用多角度的觀察,將一些生活中的照片,與野生動物書籍的圖像結合,作為雕刻時的構圖聯想。並大量用當代流行的服裝、紋身等能表達出典型的城市居民的元素來裝飾這些新的突變物種,然後將這些「新型居民」置於我們每天再平凡不過的人間環境中,例如站在電梯中或倒垃圾。

其實,Gallo是想透過他一手打造的新世界的細節,來表現現實生活中人們感受到無聊跟孤獨的心理層次,無論是自然的生物性還是社會文化,這些「新居民們」都有力地體現了人性的價值觀和心理的邪惡。

舉例來說,「網紅丫頭」(Follow-Duck Face with Mirror)就是一個有趣的嘲諷;一個鴨頭女孩(!?),甚至我們可以透過她的褪色刺青得知她「過去」絕對是個年少輕狂網路美少女,而事隔多年已經漸漸邁入初老的老妹,仍不忘在網路上PO些圖文不搭嘎的自拍照、把多餘的T-shirt往背後拉緊,為這張自拍照找到一個最好的姿勢,來證明自己仍然具有性感魅力。雖然這項作品的標題「Follow」可以肯定地表明了「網紅丫頭」渴望在社交網絡上獲得更多追隨者的慾望,而這個鴨頭,正是追溯到雁鴨在遷徙飛行的時候,會有一名打頭陣的領頭鴨飛在最前面,呈現V隊型的天性觀察。

Alessandro Gallo, Follow (Duck Face with Mirror)

蝗蟲一直被認為是社會活動的代表,但《Social Activist — Locust Swarm》則明顯的讓我們看到人物角色脫離社會化的宅氣,你看出來這個宅男在上A網嗎!?(笑)

Alessandro Gallo, Social Activist — Locust Swarm

“人類其實與獸類們一樣,只是我們聰明的找牠們來頂罪。”

生物擬人化一直是現代人為了揶揄我們內心陰暗面而寄託在外物的手法,或許為了自我去汙名,將我們的自然醜態加諸在生物上能夠讓我們暫時不被人類文明來審判,也較能坦然的面對自我的缺點。巴黎大眾運輸公司RATP就利用這種手法來勸導一些常常做「垃圾事」的乘客們來看看動物,想想自己。利用自然界動物的特性來反射人們搭乘地鐵的無禮行為,罵人不帶髒字,一推出就受到了乘客們的喜愛,並且還連環出了好幾季了!

(Credits  RATP)

 

魚眼曾經在巴黎就親眼看到許多年輕人不買票,真的就像廣告一樣青蛙跳的一躍,就輕快跳過柵門,這些日常的觀察雖小,但寫實地呈現在自己前面的時候,還莫名的覺得害羞一笑呢!

感謝小動物們當我們的替死鬼,讓我們保有一點點人類的尊嚴。

本篇由魚眼提供,由http://folkeddies.tumblr.com授權轉載

《名畫介紹與欣賞》之葛利斯『靜物』

西班牙畫家葛利斯『靜物』

西班牙 20世紀初立體派畫家胡安葛利斯 (Juan Gris 1887~1927),他的畫作大部份都是以靜物為題材的靜物畫,主要原因是靜物畫充滿了構成的研究與趣味。立體派的畫家例如畢卡索、布拉克等人,也都喜歡以靜物之構成來作畫,而葛利斯在短短的 40年生命中,始終畫著的多是靜物畫。

註 : 畢卡索、布拉克、葛利斯三人,被稱為法國立體派主義運動的三巨頭。

葛利斯出生於西班牙馬德里,由馬德里工業藝術學院畢業後,1905年到了巴黎,在蒙馬特區結識了同樣來自西班牙的前輩畢卡索,因而參加了立體派繪畫運動。1912年第一次參加了法國獨立沙龍畫展,同年秋天參加了另一項地域性畫展,獲得了廣大的好評與回響。從那以後,一直到他去逝為止,他與同為立體派的畫家們互切互磋,時刻都在作畫。做為一位立體派畫家的葛利斯,他與畢卡索、布拉克等人,共同留給了後代世人許多典雅莊重、並富有西班牙民族獨特風格的畫作。

油畫 1912年作 54×44 公分

今天介紹的這幅靜物畫是葛利斯 1912年的一次畫展中的作品。我們仔細看一下,會發現方形餐桌上,立著兩個瓶子,一個杯子,及一個放著刀子的餐盤。葛利斯這樣畫的目的,並非只是要大家像尋寶似地去找出畫中的各各物體的『形狀再現』而已,而是想藉著這樣的畫法,讓大家欣賞他們在畫裡精心『織造』出來整幅畫的氣氛與物體造型的美麗。

兩個像塔一樣立著的瓶子,與斟滿酒的杯子的杯口,同樣都有像橢圓形的圈圈,而這些橢圓圈圈的陰影部份則各形成一銳角三角形,每一三角形向下的部份則是一個無比尖銳的銳角。請注意,這些三角形都呈現著從左向右,從上向下方向的連續運動狀態,而畫面下方像漩渦狀曲線的餐盤,則又像承受這些銳角三角形的『刺入與壓下』的樣子。如此我們就不難知道,畫家原來是要表現陽光流入了室內,照射在桌面的一幅餐桌上的景象。整幅畫的淡黃、黑色、褐綠色調,再加上物體的幾何造型,我們不覺得有著一種美麗又神秘的氣氛嗎?

葛利斯的繪畫,因著時代的轉換,評價也有所不同,由於他也喜歡讀哲學與數學的關係,所以他在自己畫作內容上,要求非常嚴格。雖說立體派,畫作中却有抽象的傾向,我們可以說,葛利斯是想借用具象畫的內容,來表現抽象觀念的東西。

“本站分享之<名畫介紹與賞析>系列,由宋安樂先生提供,透過藝術欣賞來豐富美學感受”

名畫介紹與賞析專欄作家:宋安樂先生

外省弟二代,擅長說帶有一點點顏色的笑話,父親是陜西人所以遺傳了陜西人不夠勤奮容易妥協的個性,眷村出身,所以眷村的好壞特質有時會不經意地流出來,再2年就要從職場退休了,退休後只打算幹三件事:讀書、散步、旅遊。

 
 

《Jhaun Shen:英倫序曲》於同生英文書藝首展

嗨翻了 No.1

漢字的每個部首、每個文字都表示一種符號,存在著某個指向的意義;即使不在文句篇章中,獨立的文字本身也具有意義。相較於漢字,歐洲的拼音文字中,每個字母僅有著「聲音」、「發聲」的引導,不具個別的意義,從符號學的角度觀之,如此的拼音文字應不能稱得上是完整的符號。 Read More

水母目蝦,我們目䖳

“水母目蝦,我們目䖳”

@ahmedalkoka

早在春秋時代,我們的先民就開始在品嘗水母料理。

水母是種「有智識,無頭目處所,故不知避人」的生物,

好在有機靈的蝦子,每次只要看到人就會倉皇逃走,水母也就跟著沉到水中。

吳濁流在<水月(日文クラゲ)>裡將自己比喻成水母:一個受過中等教育的客家人在1930年代末日本人的壓榨之下,無論怎樣想要有一展長才的機會,都使得他有志卻不能申,有苦卻不能說,只能一輩子都是在做農場雇員的工作。這些不斷努力膨脹、漂浮著的奮鬥過程,在日本人眼中卻永遠只能是低等生物,永遠都改變不了的宿命。

這些一直以來都被敘述成「隨遇而安載浮載沉的簡單生物」,卻有一種「殺了我,仍有千千萬萬個我」的概念。它們繁殖力驚人,在小孩期的水螅型就可以無性分裂,到了大人期的水母型也可以正常有性生殖;結果一個不小心的氣溫改變讓海灘變成了水母塚,這個逆襲直到今天紛紛有了新的解決方法!

(出自https://www.facebook.com/WCH2016/)

在台灣,屏東美和科技大學與屏東海生館共同研究,發現一種仙后水母的萃取液,對人類皮膚上皮細胞、人類纖維母細胞有幫助增生的能力,尤其纖維母細胞是產生膠原蛋白的細胞,纖維母細胞的增生可以提供皮膚彈性。

 這些仙后水母在充足的陽光下相當容易繁殖,過去在經濟價值上多以商業觀賞用,這些無毒的自然原料除了幫海生館解決了產量過剩的問題,又讓水母又多了一個新的經濟價值。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荷蘭的Charlotte van Alem也注意到,這些被打上岸邊的水母屍體經過加工後,可以變成有機材料,替代一些塑膠製品,並且保有彈性,效果可比擬現在的橡膠、羊皮紙,以及皮革紋理,而且還防水! 與其讓這些生物在沙灘上被分解浪費掉,何不試著讓它們做點甚麼呢?

 

賦予水母重生的新價值  VS  為求新而殺戮的快時尚

於是Charlotte van Alem找了Liesel Swart 和 Aurélia Diemer,利用水母材質共同開發一款鞋產品,其概念源自於塑膠防水鞋,穿起來就如同一般的皮革鞋一般的沒有兩樣;他們用了兩種不同的表面處理方式來疊加,試圖找出更好穿的配方以及鞋型結構;而這個創新的產品,目前也在荷蘭的拉德博德奈美亨大學(Radboud University)的入口大廳展出。

(出自https://charlottevanalem.com/)

本草綱目形容水母「人因割取之,浸以石灰、礬水,去其血汁,其色遂白。其最厚者,謂之蛇頭,味更勝,生熟皆可食。」而今,感謝這些才子佳人們,讓我們又可以與這些水母們共同開心相處好一陣子;是為「人因採集之,予以清潔、烘乾,變其結構,其色可染。其最經濟者,謂之跨界,性價比更勝,世人皆可用!」

本篇由魚眼提供,由http://folkeddies.tumblr.com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