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不!我們是完美的人類啊!

在第五次大滅絕以後,至今人類堪稱地球霸主;我們聰明,感性理性兼具、並且創造文化、擁有文明世界,我們可是完美的人類呢! 不過在一些觀察派的藝術家眼裡,事情可能沒有這麼單純。

來自美國加州的Beth Cavener,由於父親是分子生物學家,母親是藝術老師,Cavener從小就對藝術與科學有著高度的敏銳,原本從事物理與天文研究的她,在大學期間轉工美術科系,並獲得了雕塑學士的學位。爾後受到超現實主義藝術的洗禮,在俄亥俄州待了四年,來確認自己的創作風格。

 Cavener非常善於使用動物的身體,過渡到人物形象的情感表達,並用其獨特的姿勢模擬出人類隱藏的另一面;對於Cavener來說,即便人們歷經了200萬年的發展,在本質中仍然帶著一些獸性,常常在我們不經意的時候偷偷的出賣了我們「一表人才」的外觀。而Cavener最熱衷的就是偷偷觀察整個人類行為,挖掘一些我們平常覺得尷尬、或是不悅的心理因素,來探究這個獸性與人性的邊緣;因此一系列看起來性格鮮明的生物就這樣誕生了! 

@ Studio 740

 

如同許多創意者都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基地,Cavener與另一位仿真的擬人生物作者Alessandro Gallo共同成立了Studio 740,整個工作室的風格充滿了幻想與奇異,讓我們從這些細膩的觀察讓我們從生物行為中看到了自己。不同於Cavener的超現實隱喻,Alessandro Gallo的作品更直接的表述市井小民的生活;當大家全部擠在同一個電梯中,冷漠的面對同一個空間的彼此以及即將到來的工作環境,來表達人們在生活中感到無趣、孤獨的異化狀態。

 

 

在創作的過程中,Gallo利用多角度的觀察,將一些生活中的照片,與野生動物書籍的圖像結合,作為雕刻時的構圖聯想。並大量用當代流行的服裝、紋身等能表達出典型的城市居民的元素來裝飾這些新的突變物種,然後將這些「新型居民」置於我們每天再平凡不過的人間環境中,例如站在電梯中或倒垃圾。

其實,Gallo是想透過他一手打造的新世界的細節,來表現現實生活中人們感受到無聊跟孤獨的心理層次,無論是自然的生物性還是社會文化,這些「新居民們」都有力地體現了人性的價值觀和心理的邪惡。

舉例來說,「網紅丫頭」(Follow-Duck Face with Mirror)就是一個有趣的嘲諷;一個鴨頭女孩(!?),甚至我們可以透過她的褪色刺青得知她「過去」絕對是個年少輕狂網路美少女,而事隔多年已經漸漸邁入初老的老妹,仍不忘在網路上PO些圖文不搭嘎的自拍照、把多餘的T-shirt往背後拉緊,為這張自拍照找到一個最好的姿勢,來證明自己仍然具有性感魅力。雖然這項作品的標題「Follow」可以肯定地表明了「網紅丫頭」渴望在社交網絡上獲得更多追隨者的慾望,而這個鴨頭,正是追溯到雁鴨在遷徙飛行的時候,會有一名打頭陣的領頭鴨飛在最前面,呈現V隊型的天性觀察。

Alessandro Gallo, Follow (Duck Face with Mirror)

蝗蟲一直被認為是社會活動的代表,但《Social Activist — Locust Swarm》則明顯的讓我們看到人物角色脫離社會化的宅氣,你看出來這個宅男在上A網嗎!?(笑)

Alessandro Gallo, Social Activist — Locust Swarm

“人類其實與獸類們一樣,只是我們聰明的找牠們來頂罪。”

生物擬人化一直是現代人為了揶揄我們內心陰暗面而寄託在外物的手法,或許為了自我去汙名,將我們的自然醜態加諸在生物上能夠讓我們暫時不被人類文明來審判,也較能坦然的面對自我的缺點。巴黎大眾運輸公司RATP就利用這種手法來勸導一些常常做「垃圾事」的乘客們來看看動物,想想自己。利用自然界動物的特性來反射人們搭乘地鐵的無禮行為,罵人不帶髒字,一推出就受到了乘客們的喜愛,並且還連環出了好幾季了!

(Credits  RATP)

 

魚眼曾經在巴黎就親眼看到許多年輕人不買票,真的就像廣告一樣青蛙跳的一躍,就輕快跳過柵門,這些日常的觀察雖小,但寫實地呈現在自己前面的時候,還莫名的覺得害羞一笑呢!

感謝小動物們當我們的替死鬼,讓我們保有一點點人類的尊嚴。

本篇由魚眼提供,由http://folkeddies.tumblr.com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