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畫介紹與欣賞》之康丁斯基的構圖四號

 

康丁斯基的構圖四號-新紀元到來的象徵

 

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1866-1944)
俄羅斯畫家,抽象畫的拓始者
構圖四號-新紀元到來的象徵
油彩、畫布、160×250 公分
德國威斯特法倫州立美術館藏

康丁斯基的繪畫生涯中,以『構圖』為名的畫作共有十件,這些作品均經過康丁斯基無數次的試畫、修改才完成的,從畫作中,我們不難體會出,畫家極力想表現畫裡更深一層的意義。『構圖系列』的幾張『大作』(畫的尺寸很大) 都是康丁斯基在慕尼黑停留,所謂『藍騎士』時期 (1908~14) 的作品,『構圖四號』(Composition IV) 是1911年的作品之一,畫作的副標題為『戰鬥』。

畫中三人身穿白袍手執長槍及長劍

從畫面上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中間聳立著一座藍色的山峰,山下有三位身穿白袍、頭戴紅帽的人,畫面中央兩條粗黑線條,係其中二人手中拿著的長槍,另一人手中則佇著一柄長劍,這二支長槍把畫面明顯地分成了左右兩部份。

畫面左部分

畫面左邊部份有一些狀似堡壘的岩石群,與藍色山峰相對峙,岩石群的左上方有兩匹抽象的白馬,右側白馬背上的騎士站立著,手裡也握著一把長劍,山與岩石群的中間呈現出一道彩虹,彩虹的下方是一輪略帶黑暈的太陽,與上方呈橢圓狀帶有血色的月亮遙遙相望。

 

畫面右邊部份與左邊對照之下則顯得十分平靜。右邊前方斜躺著的一對男女代表亞當與夏娃,畫家以委婉的身體曲線象徵人性的柔美,背景的稜線則有相呼應的效果,簡單的綠色與紫色勾勒出的是『生命之樹』的形象。

康丁斯基在創作這幅作品的時候,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導火線-所謂的『第二次摩洛哥事件』發生之前,當時人們的焦慮不安與危機感正與日俱增,對於像康丁斯基這樣一位宗教色彩濃厚且熱愛祖國的畫家,我們不難發現具有一種『光明將從東方升起』的俄羅斯使命感。

 

再來看看這幅畫,藍色山峰上方黑色線條構成的一座城塞,代表東方教會,左邊的堡壘則代表羅馬教會,二位騎士之間的戰鬥則象徵東西教會不斷的紛爭與糾葛,而山岩中間的彩虹則暗示著和解的時候到了。從畫面上判斷,主導權應屬東方,畫面中央是三位守護東方教會的天使,右邊祥和的畫面則象徵『新紀元的到來』。

從色彩的角度來看,畫家以明亮的藍、紅、黃做為基本色調,並且巧妙地溶入畫面各個角落,表現出強烈而有秩序的律動。1911年康丁斯基擔任慕尼黑新美術家協會主席一職時,以『構圖五號』參加該協會畫展,竟遭到落選之命運,受到刺激的康丁斯基遂與馬可 (August Macke) 等人組成『藍騎士』的繪畫團體,從此康丁斯基的畫急速傾向於抽象,這幅畫不但充分展現出康丁斯基『對立與矛盾的現代和諧』的繪畫理念,更是一幅代表20世紀畫風的偉大作品。

“本站分享之<名畫介紹與賞析>系列,由宋安樂先生提供,透過藝術欣賞來豐富美學感受”

名畫介紹與賞析專欄作家:宋安樂先生

外省弟二代,擅長說帶有一點點顏色的笑話,父親是陜西人所以遺傳了陜西人不夠勤奮容易妥協的個性,眷村出身,所以眷村的好壞特質有時會不經意地流出來,再2年就要從職場退休了,退休後只打算幹三件事:讀書、散步、旅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